2009年,发展商View Esteem委任Bina Puri为Regalia服务式公寓项目的承建总包商。

审裁程序

2014 年,Bina Puri 依据【2012年建筑行业付款与审裁法令】 (Construction Industry Payment and Adjudication Act 2012 (“CIPAA”))向 View Esteem 提出审裁诉讼。

在审裁程序进行的过程中,View Esteem在审裁答辩书(“Adjudication Response”)中向审裁官提呈其未曾在付款答辩书(“Payment Response”)所提及的额外辩护。审裁员鉴于以下基础, 拒绝受理该额外辩护:
i) CIPAA的程序与规则应被严格地执行以迅速解决建筑付款的纠纷。
ii) 按照CIPAA第5,第6以及第27(1)条,审裁官的管辖权势受制于当事人在索款书(“Payment Claim”)与付款答辩书里所提及的事项。
iii) 因此,任何不曾提及的辩护理由将不会在审裁程序中受理。
尔后,View Esteem 依据CIPAA第41条,在高等法庭(“高庭”)挑战审裁官针对此案件的管辖权限。
由于审裁官在高庭审判前已做出倾向Bina Puri的裁决,View Esteem就此向高庭提交另一项申请,要求撤销审裁判决以及暂缓该审裁判决。

高庭判决

简言之,高庭所做出的判决如下:
i) 高庭驳回View Esteem于CIPAA第41条下,以审裁官管辖权限为由要求宣判审裁程序作废的申请。
ii) 高庭同时也驳回View Esteem就CIPAA第15 以及 16 条要求撤销及暂缓审裁判决的申请。
iii) 高庭准许Bina Puri就CIPAA第28条要求登记和执行审裁裁决为法庭判决的申请(“执行申请”)。

上诉院判决

View Esteem将高庭判决 上诉到上述院。

上诉院在考虑了所有上诉文件以及双方的陈词后,基于以下理由宣判View Esteem上诉失败,需承担堂费。

关于第41条的申请:
该申请是超出法庭于CIPAA第41条的权限,无法成立,应当一开始就被驳回 (dismissed in limine)
一旦审裁程序开始进行,在马来西亚唯一能挑战审裁判决的方式仅限于CIPAA第13条以及第15条下向法庭要求撤销审裁判决的申请。

关于撤销及暂缓审裁判决的申请:
此申请应当于一开始就被驳回。上诉院认为只有在作出CIPAA第16条下要求撤销审裁判决的申请后,才能申请暂缓令。
就此,上诉法院进一步判决,除非有有利证据证明,若审裁判决不被暂缓,承包商将无法完成其合约义务及履行其财务义务;否则,暂缓不应当被准许。

关于执行审裁判决的申请:
上诉法院认为高庭准许Bina Puri执行审裁判决的决定是无误的。

上诉法院对于CIPAA第26条的看法
在审理View Esteem的上诉中,上诉院认为有必要探讨CIPAA第26条的作用。
基本上,CIPAA第26条阐明任何一方在时限,格式,内容或其他方面上不符合CIPAA条例,将被视为非原则性瑕疵(“irregularity”)。第26条特属于马来西亚,其他司法相似可参照的海外国家没有此条例。
上诉院认为CIPAA第26条可用来修正仲裁程序的不规范,惟该不规范须发生在委任审裁官之前。
备注:View Esteem已经于2017年1月5日得到上诉到联邦法院的准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