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2013年,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“一代一路”经济发展战略,中国与马来西亚的经济合作日益紧密。继马六甲深水海港,马中关丹产业之后,大马更在2015年12月将合约值71亿马币的“金马士至新山的双轨电动火车计划”交予中国电路总公司承建。中马两国希望在2017年双边贸易可达1600亿美元。随着庞大的基建设施合作与贸易往来,不少合作条约(以马来西亚政府合约最为是)皆注明任何异议将交由吉隆坡区域仲裁中心(KLRCA)裁决。因此,仲裁中心的判决是否为最终裁决,能否被挑战,如何推翻皆相续成为备受关注的法律课题。

马来西亚2005年仲裁法(The Arbitration Act 2005),第8条明文列明任何法庭不得干涉由仲裁法令管辖之事。在仲裁庭做出判决后,失意方能推翻裁决的管道有二:一、依据仲裁法第37条,向马来西亚高庭申请搁置仲裁庭裁决。二、依据仲裁法第42条,将仲裁判决内所引起的法律问题(question of law arising out of an award)呈交至高庭裁决。

仲裁法第37条
在第37条第1项,下,申请方需证明:-
1. 仲裁协议的一方是无行为能力的
2. 仲裁协议是无效的
3. 申请者没收到关于仲裁官或仲裁程序的通知
4. 仲裁的议题不属于仲裁条款范围
5. 该裁决的决定超出交予仲裁庭的事项
6. 仲裁庭的组成或仲裁程序违反了仲裁协议的内容
7. 根据马来西亚法律,该仲裁主题是不能由仲裁裁决的
8. 该仲裁裁决是违反马来西亚公共政策
而第37条第2项定义了以下情况是违反了公共政策:-
1. 裁决的过程当中有欺诈和腐败的元素
2. 仲裁的程序及其裁决违反了自然公正原则

仲裁法第42条
在第42条的框架下,所有被呈于高庭裁决的法律问题需满足以下条件:-
1. 须在收到裁决书的42天内向高庭申请,同时注明相关的法律问题与其基础
2. 该法律问题须极大的影响到一个或多个当事人的权利。换而言之,无关紧要的法律问题将不受理
在第42条底下,高庭有权利确认、修改、撤销仲裁庭的判决,或在针对相关的法律问题做出判决后,将部分或全部的仲裁裁决连同高庭的决议交回仲裁庭进行复议。唯有由仲裁判决引起的法律问题会被高庭根据第42条受理。任何与法律问题无关,或表面上是法律问题,实质上是事实问题的“伪法律问题”,与及与仲裁判决无关的的法律问题将不受理。
在以上限制下,何谓 “法律问题” (question of law),何谓“由仲裁判决所引起的法律问题”(question of law arising out of an award),这两大议题往往成为了第42 条下申请者的成败关
键。
2013 马来西亚上诉院在马来西亚政府对垒Perwira Bintang Holdings 私人有限公司一案中,做出了针对“法律问题” (question of law) 和 “由仲裁判决所引起的法律问题”(question of law arising out of an award)的解释。
近期发展
案例:Kerajaan Malaysia v Perwira Bintang Holdings Sdn Bhd (马来西亚政府 v Perwira Bintang Holdings 私人有限公司)
案件背景:
2013 年,Perwira Bintang Holdings 私人有限公司(Perwira 公司)将马来西亚政府带到KLRCA 仲裁中心追讨一笔大约马币330 万的建筑工程款项。仲裁庭判决为马来西亚政府有责任赔偿 Perwira 公司,但由于Perwira 公司无法证明确切的数额,Perwira 公司没有得到任何的赔偿。 不满仲裁庭的判决,Perwira 公司依据仲裁法第37 条和第42 条向高庭做出申请,要求撤销及搁置仲裁庭的部分判决。针对此案,高庭做出以下判决:
1. 依据第37 条,高庭认为部分仲裁判决已超出仲裁庭的事项范围。因此,相关的判决须被撤销
2. 高庭依据第42 条审理了两项法律问题,修改了相关的仲裁判决。
结果,Perwira 公司胜诉,高庭判决马来西亚政府须付还马币330 万的建筑款项。马来西亚政府向上诉院提出上诉,上述院法官一致认确认高庭判决。马来西亚政府败诉。
上诉院裁决理由:
何谓“法律问题”?上诉院认为,仲裁判决的过程须经过以下三个步骤:-
1. 仲裁官确认相关的事实,对有争议的事实做出裁决
2. 仲裁官确认相关的法律,过程包括确认相关的法律条文,习惯法法则,解读双方合约,以及确认对裁决有关的事实
3. 确认相关事实及法律后,仲裁官做出判决
上诉院法官认为,面对第42 条下的申请,法官须关注的是仲裁官的第2 个步骤,换而言之,
“法律问题”不局限于确认法律,还包括解读合约,及确认相关与裁决相关的事实。
上述院同时指出,同一道问题可以是第37 条搁置的仲裁判决的理由,亦可以是第42 条底下的
“法律问题”。

上述院亦为第42 条下“由仲裁判决所引起的法律问题”罗列了以下指南:
(a) 该法律问题必须精准
(b) 该法律问题需有相关的基础支撑
(c) 该法律问题需与仲裁判决书相关,而非与仲裁程序相关
(d) 该法律问题须极大地影响一方或双方的权利
(e) 该法律问题不可是事实问题或“伪法律问题”
(f) 若该法律问题若无法影响双方权利,将不受理
(g) 法庭只在及特殊的情况底下才能动用第42条赋予的干涉权利
(h) 若该仲裁判决是不合理,违法,没有法律基础的,法庭应该干涉
(i) 仲裁庭仍然是事实争议的唯一裁决者
(j) 法庭不该干涉仲裁庭针对在事实裁决与法律的运用的错误,除非该仲裁的最终裁决是错误的
结论

简言之,Perwira 一案让仲裁庭失意的一方有更多的机会去挑战仲裁庭的判决,更有可能达致司法正义。

“一代一路”带来无限商机,懂得各国的司法制度才能在竞争中占尽先机。

作者: 颜康益律师 郑秋桦律师
马来西亚颜律师法律事务所

D-32-02, Menara SUEZCAP 1, KL Gateway

No. 2, Jalan Kerinchi, Gerbang Kerinchi Lestari

59200 Kuala Lumpur, Malaysia.

 电 话 : +603 7931 7060 传 真 : +603 7931 8063 电 邮 : office@ganlaw.my

网站: www.ganlaw.my